• 从稳中向好发展态势看我国经济良好前景 2019-07-03
  • 西安地铁9号线首台下穿灞河盾构今天始发 预计2020年底全线通车 2019-07-03
  • 中共中央印发《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 2019-06-14
  • 【互动话题】一句话形容过完年的你 2019-06-14
  • 携手创造更加光明的美好未来 2019-06-04
  • 一切都是老板炒工人的鱿鱼 2019-06-04
  • 朔州启动桑干河“清河行动” 2019-06-01
  • 推进中国特色大国外交 2019-06-01
  • 鹰潭高新区思想解放添发展动力 2019-05-25
  • 厉害了!如何用数学解构太极图? 2019-05-25
  • 川赣两地志愿者联动 寻访川军抗战埋骨地 2019-05-24
  • 了解互联网金融诈骗手法 提高防范意识 2019-05-24
  • 酒与植物 轻酌一樽是花香 2019-05-16
  • 沪离婚数连涨两年后首次回落 主要是买房假离婚减少[图] 2019-05-16
  • 浙江现奇葩“失恋展” 2019-05-09
  • 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采访伍声

    作者:未知

      记者:咱们可以先从您退役的故事聊起。您选择退役的时候,可以说是职业生涯的一个小巅峰,为什么会想到退役呢?
      伍声:退役的话,一方面原因是当时的俱乐部里面是比较难赚钱的。我们的情况是,2009年我做了一个队伍,跟一个海外的DotA爱好者,他是做游戏研发的,叫《天翼决》的一个老板聊了一下,他赞助了我们的一个新队伍。当时的条件好像是如果说我们能够进到前三,就能够拿机票的报销。我们当时是一个新的队伍,也没有人看好我们,然后我们就夺冠了。
      夺冠了之后,盛光天冀的老板,他就觉得我们还挺不错的,然后他那边在国外读书的时候也有些朋友爱玩DotA,有一个家里条件也不错?;乩粗笏秃臀颐橇牧艘幌?,说明年,因为当时2009年年底打的比赛,就是聊一下明年我们俱乐部赞助的情况。然后(FTD)就变成了LGD.sGty。因為当时他跟我们谈的是冠名赞助,让我们就不要用FTD的队名了。
      因为他们是两个人,然后他们两个人都想写在那个队名里面,如果要说我们是FTD.LGD.sGty就太长了,然后就改成了LGD.sGty,就改成这样的一个冠名赞助了。然后因为当时我也没想太多,主要是缺钱。
      因为我那个时候是找家里面拿了20万,跟大学里的两个朋友创业的。一开始我们做了一个项目是拍卖时间的网站,那个项目没做出来就夭折了,我们三个人就决定回头来做这个俱乐部。因为我当时是已经在EHOME打过职业的,当时也是出了成绩的,就觉得做俱乐部的话我能确保这个队伍是能出成绩的,然后他们两个就去负责一些后期的商业变现,运维这些东西。当时我的情况来看的话,拿到了老干爹手口盛光天翼的双料赞助,当时在我们去打SMM之前,我们三个合伙人创业,其中有一个台伙人就离开了。他可能觉得在这件事情里面他能做的东西太少。他也是刚大学毕业,也是履历非常好的一个年轻人,浙大的,两个都是浙大的,他就离开了。离开了之后,另外一个合伙人在我们拿了这个冠军之后,他也觉得做这个东西好像看不到什么前途,虽然我们出了成绩,但是目前也没有(做什么事情),因为唯一争取到的赞助就是老干爹跟盛光天翼的双料赞助,这个赞助还是他们主动联系我的,他感觉好像没什么前程。然后这个哥们儿也走了,就相当于就剩我一个了。
      那个时候(俱乐部)就已经开始亏损了,算我是亏损五万。他们两个走了以后,也拿了一笔公司的钱走了。因为一开始除了我投20万之外,他们两个也投了一点。然后,我当时的情况算了一下,公司里的钱可能除了那些固定资产就是不到15万块钱。那会大概是2010年的下半年。
      所以我当时主要一个退役的考量,是那个时候我作为一个毕业的大学生,做了一个父母看起来不是特别好的、不是特别有未来的一个行业。他们可能会跟我说,你看别人家小孩就是出去要么就找了这个大企业上班,拿多少年薪,要不然就是出国留学,可能将来会更好。当时我是有这样方面的考量,觉得俱乐部这个事情本身就不太好做。再往下做的话也看不到什么能够让我去堂堂正正地面对家里人,或者说体体面面生活的这样的未来。所以,我就选择了退役。这是一方面的原因。
      记者:还有别的原因吗?
      伍声:还有一方面的原因,就是当时我的确是觉得,如果说我能够以幕后的角色去管理这个队伍,那可能对队伍的成绩是有帮助的。因为当时的我是叉当爹叉当妈,俱乐部当时的管理团就我一个,后来Ruru是老干爹的人找来的,但是她基本上也是在我退役了之后她才去的,我印象中好像我已经不打了她才去的。当时我相当于一个人要干最累的活,因为打中单。我们那个队伍其实另外几个选手都是新人,然后就从经验角度上来讲的话,我那个点,中单这个点要打出优势,再带队伍去推进,得一些圄队的资源。本身中单就是一个比较吃技术的东西,因为你跟人solo,你可能对线没打好,被别人单杀了对局势的影响就很大,所以我打的那个位置叉很累。然后我还要负责指挥,打的时候因为他们都是新人,没有什么特别有经验的人,哪怕我们一起出了成绩,但是毕竟我还是比他们多一点。再加上已经形成那个习惯了,就是队伍里面就我一个人说话。所以我要打好自己的,然后还要指挥,赛前还要负责BP和战术的制定,在平时的生活里面可能就是负责给他们联系每天的(餐食),因为我们是没有阿姨的,但是我们是定点叫了一个外卖的。为了节省成本,他每天都会在固定时间去送一些午餐,这样联系这个?;褂辛等?,联系赞助商什么的。
      记者:所以是身兼数职。
      伍声:对,这样又是领队,又是商务,然后还是队员,还是教练,就很累。我觉得如果要是能退下来的话,可能对队伍的成绩更好一点。而且那个时候我是觉得,我那个位置打得其实状态有所下滑,因为可能是操心的事比较多。然后我那个位置就比较尴尬的点,它本身吃的资源不是特别多,但是承担的责任又比较大,当别人针对的时候,我那个位置就容易暴露出一些问题,有可能被别人干了,然后我那个位置一旦被干的话,就比较难发挥。所以,那个时候网上可能就会有些人对我有质疑,觉得我拖了回队后腿什么的,我也不希望这种情况产生。再加上我觉得我退了,可能会对队伍更好,然后就退了。
      然后还有一方面原因,可能就是因为当时队内,也会有那么一些矛盾的情况。因为大家都知道那个时候的俱乐部,其实就算有赞助,以我们当时的情况来看,以我们的经济情况来看,其实是也挺难赚钱的。然后我从队员的角度来讲,我是一个非常严苛的队长,然后从员工的角度上来讲,我又是一个非常严厉的老板。然后,他们就会觉得跟我会不是特别(好相处),队员可能跟我有一点隔阂了。因为相当于我又训他们,然后俱乐部分的钱相当于是我拿了,付一些平时的出差差旅,因为当时比赛不报销的。比如说差旅,包括水电煤,电脑,网费,房租。而且我们赢一个比赛的奖全,那个时候好像是三七还是二八,俱乐部拿三成,剩下的七成队员分,你可想而知我又要分这个队员的七成里面的1/5,又要拿这个公司的三成,平时又训他们,就产生一些隔阂。这也是方面的原因。所以说,我就退了。   记者:最开始创业的时候,其实家里是不太支持您做电竞的,那您是怎么和家里沟通然后拿到20万的?
      伍声:因为一开始我不是想创业的。那个时候我在EHOME打完之后回学校念书,—开始我是想好好出国的,然后报了一些班什么的,就去读英语,包括重修去补自己的绩点,干过这些事,但是我觉得干这些事对我来说要吃力。因为大一大二的基础底子打的不是特别好,然后重新再弄的话浪费时间,又比较爱玩。所以,我个人觉得干这件事比较吃力,然后我就想着回去创业。
      所以我就找了两个特别厉害的同学,其中跟我一届的,有一个比我们大的。先退的那个就是比我们大的,后来那个哥们儿跟我一届的。这个人他在学校里面创业经验,第一个人还稍微弱一点,他在学校里面创业经验,浙江大学有那个蒲公英创业大赛,他拿了那个大赛的金奖。因为他是团队领导者,他可以随便写几个人在他的花名册上,这些人就全部能保研,保浙大的研究生。所以其实那两个人是很厉害的,就是学校里面那种社会活动特别多,学校那种活动有很多人脉和奖项的选手,我就觉得跟他们创业可能是一条路。我跟那哥们儿又认识,然后他也觉得我之前打游戏打出来了,觉得我也有过人之处,然后就是一块儿合计创业。家里—开始是稍微有点反对,不过反对的不是特别大,因为其实就我在报考浙大这件事情上,还是争取到很大自由度的。因为当时我父母是不希望我报浙大的,他们觉得我考不上,然后后来我报了,也考上了。他们就觉得我有些判断还是对的。然后创业这个东西就是属于一个比较正的活吧,然后我那两个同学,我跟他们说了一下,他们觉得我这个合伙人也挺厉害的,然后就愿意出这个钱。其实这个钱对于我们当时家里面来说不是一个小数。而且我不但拿了这个钱,我在公司里面占的股份也比较少,就是我出的钱是20万,他们两个人一人出15万,但是实际上我占的股份比他们两个都少很多。
      记者:为什么谈成了这样的结果?
      伍声:就是因为我觉得是我跟着他们混。我觉得他们能干的事多,应该是他们带着我玩的,因为我确实精力花在这方面的东西比较少。(向我父母那边)不是说因为一开始就要做战队,如果说一开始就做战队的话,他们不会给我投这个钱。记者:那您退役之后,是继续在队伍里面做管理。后来怎么离开了队伍呢?
      伍声:当时其实我是以幕后的形式来管理。其实这一块是有一个问题的,在于我跟选手之间基本上都是一些口头协议,其实都没有合同什么的。因为那个时候大家都很草根,我们叉不想弄得感觉好像是老板跟员工之间那种感觉。所以我们当时是一些口头协议,当然也因为这个吃了一些亏。
      其实我当时就算退了,理论上来讲,这个队伍的所有权应该是我的,然后我当时退了之后,我也给他们出建议,但是因为可能感觉,一个是我自己手头马上就有一些事要做,然后再加上我感觉队员也不是特别听得进去我说的话,所以说我合适能帮队伍做的就是一些找人、拉赞助什么的事情。我之前做的一些比如说是这个BP或者说战术安排什么的,这个东西我都管得比较少了,然后像什么联系赛训这些东西,我也管得比较少,就是领队的活和教练的活我基本上干得比较少。
      然后我真正离开这个队伍,我就是跟这个队伍划清关系的时候,是我们去打2010年的SMM的时候。2009年我们不是拿冠军吗?2010年我是跟队伍一块去的,跟队伍一块去的时候,跟赞助商老干爹就会有一些冲突。因为他是一个赞助商,他直接接触的选手。我觉得我应该是队伍的老板,但是他接触选手以后,可能也觉得选手跟我又没合同,好像我的作用也没那么大了,他觉得他应该变成队伍的老板了,然后他通知我需要去做队伍的经理,队伍搬到天津去。我觉得这个事情就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因为我觉得这个队伍应该是我的。虽然没有合同,但是从道义上来讲,我组建的队伍,我给队员发工资,你是个赞助商,这个队伍实际所有权应该是我的。
      这个从道义上来讲不合适,但是从法律上来讲是没关系的。因为我们也没有注册什么东西,也没有签订什么合同,都是一些口头协议。然后,从队员的角度上来讲,他可能就不愿意站在我这边了,因为如果要是我当队伍老板的话,可能我都要分一些赞助商的钱,但是如果没有我这个人的话,相当于他们赞助商的钱和奖金的钱就是他们可以自己分。他们就觉得为什么要让你给我赚这个钱呢,或者怎么样。当时我就觉得里外不讨好,我就走了。
      记者:甘心吗?
      伍声:我觉得是有点气,但是我倒觉得没有什么不甘心的。那个时候这个东西的价值还没有那么大,只是说比较气,就是觉得不合情理。但是也都能理解,多方的心态我也都能理解,比如说我队员会这么想,我其实是理解的。包括赞助商那个人会这么想,我是理解的。而且我也觉得这个东西价值也就那样,虽然说会有点气,但是我觉得将来以后各走各的路。我既然能把这个事情做到,我其他东西应该也能做好。
      記者:那您出来的时候就一分钱都没有拿,或者是没有任何东西?
      伍声:对,没要任何东西。就剩下那些电脑可能是我的,租房子那些钱押金什么就退给我。因为那个都是我租的。
      记者:您是大概那个时候开始做视频的吗?
      伍声:之前我没怎么做视频,在我退居二线的时候,我就慢慢了解什么其他东西可以发展,利用我的资源和之前积累一些东西,然后我就了解到做视频这个事。
      一开始就是在里面摸索了很多条路,(视频)是我觉得相对比较稳妥的一条路。在我离开了队伍(退役)之后,郡我也想看看他们自己能不能打好,我也管得比较少了,就比较多精力去做一些尝试,然后也尝试了一些什么做网站,做视频。我尝试了一些。从那个时候我的角度上来讲,应该是我大学毕业能够去干的一些事。不过的确没有去打过工,最多跟别人合伙干事。然后就感觉,做视频这个事情是可以长期(做)的,然后就好好的(去做)。我那个时候还是刚退役下来,(后来)宣布了一下要出视频这个事也研究了一段时间当时的视频作者一些视频,就开始做这个视频。
      这个算是我积累第一桶金的一个事情,其实做俱乐部当时是亏损的状态,但是傲视频到后来开始,就是给粉丝推荐一些货的时候,就慢慢开始有钱了。   记者:那就先讲一讲这个第一桶金是怎么积累的吧。
      伍声:一开始做视频就感觉,自己感觉要是做这行的话,应该是能够做好的。因为跟当时的那些视频作者比的话,我是有一些优势的,因为是直接退下来的,从游戏水平上来讲,可能要比其他那些视频作者要高一些。然后,表达能力这些我觉得我还是不错的,也比较擅长这个,从幼儿园就出来跟小朋友讲故事,所以觉得还挺擅长的。做了之后,点击量还不错。
      当时最开始刚出来的时候,其实点击量是排第二的,海涛会比我稍微多一点,后续在我们努力的情况下就慢慢地做得还不错。有了这个点击量,当时一个赚钱方式,就是靠一些贴片广告。最早开始做的时候,一期可能就两三千。我一个月如果要是能出6个视频或者8个视频,这就挺多的了,而且这个东西是没成本的,就是我自己出视频,也不需要招什么人,没有什么成本,这是最早的情况。
      记者:您还记得当时具体的点击量吗?
      伍声:当时我记得我刚弄视频的时候就大几十万,接近一百万,我第一个视频好像就一百万。
      记者:第一个投广告的是什么机构或者个人?
      伍声:好像是《天翼决》,最早赞助我们的那个。
      记者:当时是怎样的插入形式?
      伍声:就是视频的片头,片头广告。然后,还有一个是做T恤的,就是DotA的T恤,印一些DotA英雄的图案在胸口,那种做T恤、卫衣这种有个叫悦图文化的,这个赞助过。
      一开始是靠一些赞助,很快我就开始开店了,一开始我做第一个视频的,没想着是在淘宝上面开店,就自己弄了一个专门的网站,弄了一个自己的网站,100件签名的FTD的T恤,后来就觉得淘宝还是要方便,然后就在淘室上开店。
      记者:100件T恤是赞助商赞助的吗?
      伍声:没有,就是自己出钱找了一个第三方做衣服的公司,然后把图片给他,把要印的文字给他,他就帮我做出来这样,然后再卖给粉丝。
      记者:粉丝反响怎么样?
      伍声:粉丝反响很不错。然后就转在淘宝上面做。其实一开始想让别人给我们打广告,我们跟他们说,其实我们这个看的人也挺多的,广告效益也挺好的。但是因为那个时候,因为视频的这种KOL的价值,在那个时候还没有得到认可,然后那些厂商宁愿去投一些比如说像网站,他宁愿给优酷投,也不愿意给我们视频作者投。然后我们想办法去找这个广告商。
      后来我们发现其实广告价值确实挺高的,他们要是不愿意打的话,我们自己给自己打广告,所以我们就开始给自己淘宝店做宣传。因为这个互联网创业,有流量的话,最容易的变现要么就电商,要么就游戏,然后我们当时还接了一些游戏的广告,做了一些游戏的合作。
      然后,就是这个电商方面的话,我们也是在慢慢发展壮大,从一开始的别人来帮我们去运作,我们只提供流量到后来慢慢自己去发展团队,去做自己的店,就是从进货到仓储到客服,然后到找这个快递,然后到售后,所有这些都招人自己做。
      从最开始的那么三五个人,发展到后面可能多的时候有七八十个员工。然后,我们从最开始卖一些衣服,到后来卖鼠标键盘,然后卖零食,到卖鞋子,我们的项目也越来越多了。
      因为我们自己做得非常好,这个圈子里面当时在电商里面算是个引路人,我们还帮别人做一些第三方的服务,全包的。就是他开店只需要提供一下身份证,我们就帮他开好,把他想卖的商品全部上架好,编辑好,客服给他准备好,售后给他准备好,就包括广告,我们都会帮他来制作,就是我们会给他录一个视频,跟他说你要说什么什么样的东西,然后我们来合成,合成了之后他只要加在自己的视频里就可以了。有些我们甚至拿着摄像机去主播家里面去拍,帮他拍那些宣传的视频,因为真人出镜的广告可能会更好。
      记者:那最开始是怎么开始卖服装的呢?
      伍声:最开始做淘宝店,因为我们自己卖衣服的话要囤货,最开始有一个叫悦图文化的公司,它平时就是找一些主播或者解说买一些广告。然后那些看我们视频的人看到它的网址就去它那儿一块看一看,这个衣服还可以,就买一套。后来他们开始觉得就是让粉丝去他们那个第三方的店去买,不如直接帮我们解说自己开店,然后他们就帮我们开了一些店。
      其实我们当时可能自己本身就有店,就是相当于帮我们上架了很多产品。这些产品,就是这些衣服,我们不用承担囤货的成本,因为衣服的囤货就比较杂一点,不同的尺码,不同的颜色,可能别人要要的话,可能你需要提前去备货。生产多的话,很多货就会放着了,就卖不光。所以当时我们是进行这样的合作,我们在上面挂,但是要发货是从它那边发。再往后,就是我们觉得生产衣服这个事情挺有意思的,我们就自己生产生产试试看。
      记者:那是怎么变成一个团队的呢?
      伍声:当时是有粉丝来找我,说他是做衣服的,说这个衣服他其实也是可以做的,他也有做淘宝的经驗,开始就有一个人跟我台伙干这个事,他负责去弄一些机器什么的。其实给我发邮件的人不止他一个,但是我会觉得这个可能听起来经验是OK的,然后就在杭州我们见了一下,聊了一下。觉得可以试试。他有一些想法,我们就开始做了,一步一步摸着石头过河,反正在成本可以控制的情况下,可以去做一些尝试的。
      其实在这个粉丝找我的时候,我们就是想自己去做衣服,也想去搞清楚这个东西是怎么弄的,然后我们就开始自己去(做)。一开始客服都是悦图那边的人,然后后来我们就慢慢用自己的客服,慢慢地我们自己做衣服。
      然后当时来我们这边打工的有一些人,我就觉得有个小伙挺机灵的。然后我就说你去搞定外设这块,我们再开一个新的店,开始卖外设。然后,这个哥们儿他就一开始是一个大学生,他那个时候刚毕业,就跟着我们一块创业开始,他就帮我去弄这个外设店。
      记者:怎么就找到了这个人?
      伍声:他应该说是一个比较机灵的小孩,他会想办法去克服一些困难。然后也特别肯干活,就慢慢来,因为他属于大学里面干过很多事,赚过一些钱的。他高中好像就干过一些互联网上的事情,然后他到了大学以后也尝试过一些创业。所以他是有一些创业经验的,然后他也比较肯折腾,所以我就说这块事情你来管,然后我们就一起捣鼓,一起弄。   外设这个小伙一开始是先让他的女朋友给我发了一份简历,因为当时他在读书,他女朋友好像是在做护士,我看那简历里写得也挺工整的,感觉挺耐心的,挺适合做客服的,然后就先让他女朋友来这边做客服。
      因为他女朋友在这边上班,他就隔三差五过来帮忙,他不要工资,一个帮忙的形式,那个时候他还没毕业。慢慢的他帮忙帮忙,我觉得他干的事挺多的,平时也挺会想办法的,解决一些问题。后来他毕业以后,正好我就让他来管一些我们的人。就我们有一部分的人分去做这个外设店,这个小伙子就负责帮我搞外设的事。
      其实从开始创业的时候,每一步我都是亲力亲为的,因为最早没有这些合伙人,最早就从客服跟大家说话,打字,然后再包括发货,打包,然后加快递什么的,这些东西自己干的。后来慢慢的招人了以后,其实因为这些活我都干过,就能看出来哪些人是比较能干的,比如说这个小伙就给他做店长。
      其实我这个都是一些比较草根的创业路线,一开始都没有说是什么谈你这个地方将来以后怎么样,就是也没什么画饼,反正就大家一起干,发发工资,还挺开心的。后来干得好的,你像这个小伙干得比较不错,经营外设店就会积极去找寻找那些厂商。
      我们从最开始的那种拿货,到后来拿货量慢慢变大,因为我们不但自己的销量越来越高了,而且我们还跟其他的那些主播去承担了一些他们店铺的建设,他们也在我们这边发货,我们帮他做这个全方位的服务。我们销量越来越大,最后还争取到了很多的当时卖得比较好的一些品牌的代理权,之后也做过很多分销方面的尝试。
      然后,后面这个外设店也走得特别好,包括我那边游戏,我自己去联系的一些合作,就跟圈内一些朋友,一些高层(去聊)。我记得当时最早是玩网页游戏,当时联系了一些合作,给我们开了一些专区,网页游戏的专区,然后我就在视频里面去宣传一些游戏。在一开始的外设店也慢慢起来了,收入也起来了,当时我收入其实已经超过我父母了。
      记者:当时收入大概是多少?
      伍声:我记得我刚刚开始做淘宝店的时候,收入就到了几万块钱一个月,因为最早的时候做视频打广告可能就一两万,我刚开始做的时候就到了几万块钱一个月,就是我还跟悦图文化在帮忙卖衣服的时候就几万块钱。
      记者:当时有和父母说过这些吗?
      伍声:我没跟他们说,他们也不在乎我赚多少钱。
      记者:他们也不管您,平常也不会给您零花钱这样子?
      伍声:对,他们就是给了我20万。
      记者:这20万之后就不再管您生活了?
      伍声:对对,他们也没管,因为我是挺早就出来了,我高中就去上海读的。然后就是他们反正知道我在干什么事就差不多了。其实他们一直对我的游戏是持反对态度的,从一些案例就能看到,比如说我一般放假过年都会回家,回家以后我平时就爰玩游戏,但是他们就会说我,说你不看书什么的,一直玩对眼睛不好什么的。但是后来等到我拿了成绩的时候,我当时最早是2008年,当时还没有这些事,2008年当时是请了两个月的假去EHOME打职业,当时其实也赚了一些钱。之后,我当时就印象挺深的,我坐飞机回家,然后我爸去机场接我。他前面是驾驶座,我在后座,我就把那个奖牌往他脖子上一挂,我说你看看你儿子拿亚洲冠军的。他把那个奖牌咬了一下,知道不是金的,然后他就往右边那个副驾驶一扔说什么破玩意。实际上能看得出来我父母对我打游戏其实是不支持的。
      他们不反对的原因,只是因为我把他们想干的事情干好了,所以他们不是特别反对我。因为其实很容易理解,望子成龙,望女成凤,他们不会认为打游戏将来是能够养活自己的或者说能够成为很体面的工作的。
      但是真正当我开这个,做视频开始淘宝赚钱了以后,我的确感觉我赚的好像比他们多了,然后我回去也会跟他们说,他们可能就是也不是特别管我,就听一听数据,感觉不是特别信,就他们不信我赚到钱。
      真正开始有所改观的时候,我开始买车了,然后我跟我爸会聊一些买车的事,他会觉得好像你这个是赚钱了。然后,他就慢慢开始变了,以前是我平时玩一玩游戏,他们就说玩那么长时间,对眼睛不好,还不去看书。到后面会变成,我半夜玩游戏不睡觉,然后他半夜就起来上厕所,看我还没睡觉,就自己去炒一个大米饭过来给我吃一下。他会觉得你的这些付出其实是OK的,你将来以后这个东西其实发展方向是对的。他就会觉得你做这个事挺辛苦的,但是方向既然是对了的话,他们也是会支持的。
      记者:后来您又做了零食店?
      伍声:对,我们零食做得好的时候,单品销量能够排到淘宝搜索的前三名,就是我们全都是站外流量,然后我们已经可以排到淘宝那种搜索的前三的,就卖得非??植?。
      记者:是怎么一步步做到这么大规模的呢?
      伍声:为什么会开始卖零食,我—开始就觉得很不可思议,其实就是我跟说的做外设那小伙他提的意见。他就觉得键盘跟衣服买回去就不再用了,放那,然后那我们要赚钱怎么办,我们希望更多的销量,那就尝试卖零食。他也观察了零食这个行业,然后就去踩了很多的点,就是去看一些市场进货什么的,别人的店都奏什么东西,这个东西最低成本是什么的,哪个比较好吃,就是这样子去弄的。
      当时有一个最出名的我视频里面一个广告语叫,这个时候吃一颗牛肉粒,深藏功与名,有一个非常出名的。然后我们那个牛肉粒其实确实挺好吃的,我自己就是经常吃,也确实挺好吃,我也觉得那个是非常好吃,然后就一直打广告,大家就买得很多。那时候去淘宝上搜那个牛肉粒,我们销量能够达到,按销量排名的前三,就很夸张。加上后来所有的这些主播(放在我们这里)卖,加起来的零食其实量都已经很高了。
      然后后续有一个事件,当时有一个网友曝出来,说卖这些牛肉粒,其实并不是牛肉,是猪肉做的,然后当时这个事情就对我的口碑产生了一些影响。其实当时情况是我并不知道这个东西是不是牛肉的,它是那个混合肉。就是它是过审的,它只是不是纯牛肉的。从他们角度上来讲,很多人都是大学生,他们就觉得你说好的牛肉粒,說好一颗牛肉粒,深藏功与名,结果这个东西还是猪肉做的。他们就觉得这个东西是猪肉假扮牛肉。其实所有的这个圈子里面,包括整个零食这个行业的,都是这样的,但是就是因为我卖得比较多,再加上我又是挨打不立正那种的,大家就会觉得你这样干坏事,然后还嘴硬什么的。   我觉得这个事情挺委屈的,我觉得没必要。然后他们就会说你以前打比赛很认真,很好一个选手,现在变成一个商人,猪肉当成牛肉卖什么的,就说得很难听。但是从我角度上一开始的确是没想到要去赚钱的,但是后来的确是生活所迫,很多大学生他们在学校读书,他们没有这个压力,他们不理解这个东西,等到后来他慢慢地进入社会了,他们也慢慢地思想上有一些转变了,知道男人将来以后要有家庭了,他们就慢慢地会重新审视这个问题。
      其实我当时就是这样,他们可能会觉得这个操作很屌,这个选手好亮,这个比赛真好,他们觉得这个东西是领人刻骨铭心的,但是其实你到长大了以后,你会觉得发现人其实要走入生活的,不可能一直在游戏这个环境里面。你要走入生活,你周围人对你的看法或者你能不能养活自己,你将来以后能不能过上一个体面的生活,你能不能养活自己的小孩老婆这种。其实是经历一个转变的。
      记者:大概是什么时间,您觉得自己淘宝店到一个巅峰,可能要开始往下滑了?
      伍声:2014年。后来又做了玖果,一个是做一款手游的研发,一个是做一个视频聚合类的App。然后我大概是2015年拿了一笔经纬的投资,2014年还是2015年,2015年拿了一笔经纬500万的投资。后来我们又拿了一轮360的3000万,当时经纬跟投了。玖果的业务是烧钱的业务,狂站的业务是赚钱的业务,我们觉得当时在资本市场来看的话,一个是烧钱的业务,包括我们的业务也不是特别得精良,然后我就自己出了3800万回购了他们3500万的投资,然后把两家公司合并。后来动域投了4000万。
      记者:这个项目您前前后后一共赔了多少钱,有统计过吗?或者说这个项目和视频App放在一起,赔了多少?
      伍声:赔了两干多万,接近三干。
      记者:您现在谈起这个金额的时候已经可以面不改色了。
      伍声:这个没办法,就一定会有各种各样的失败。
      记者:您现在主要是管理战队吗?
      伍声:找人管,就是俱乐部是有CEO的。
      记者:所以您现在就基本上只是在幕后。
      伍声:对,当然我会做决策,大家这个钱能不能花,这个东西要不要干,或者我们要干什么事,当然平时会有一些资源的对接。有就是我们自己做了一个电商的店铺,叫酷归。就是开了一个天猫的自营店,然后这个自营店就是因为主播的销量慢慢下滑,所以我们就馓一些淘宝的自然流量。因为我们这么长时间,团队也积累了很多的淘宝的运营能力,所以我们这个店就是靠自己的一些实打实的竞争在做,比如说我们的货还不错,我们的运营客服还有美工什么的还不错,我们这个投广告的能力还不错,然后慢慢地去把这個流量做大。
      我们会拉一些合伙人,并且是股份制。像以前的话我们做公司可能就是我最重要。但是现在的话,每一个环节都很重要。有一句话叫好男不开店,就是意味着你一旦开一个店,你的每一个细节,你的每个服务都会影响到你的客单率,转化率或者是客单价。所以,我们每一个环节的这个负责人员都会有一定的股份,这样的话他们都能把自己的业务有一定的KPI考核,能把他们自己的业务做好,这样的话我们整个店才能越来越好。
      记者:回望您过去这么多年的经历,您觉得自己算是一个成功的人吗?或者您认为的成功是什么?
      伍声:我觉得现在普遍来说,成功的定义就是名手口利。利就是你赚多少钱,名就是有多少人认可你,多少人知道你。我觉得从这个角度上来讲,在同龄人或者是主播圈子里我还算是不错的,但是你再网上、再往别的一些东西去横向地对比,比如说你去跟一些英雄联盟的主播去比的粉丝数,或者说你去跟一些比如说像陈少杰去比你赚的钱,那你都是比他们差得多的。
      我现在从台前的角度讲,我也在好好琢磨,希望自己能够把这个直播稍微再做得好一点,然后业务的话,其实都还在比较健康地进展,我也希望尽可可能地去做。其实是没有出于什么,有些是为了钱,有些是为了情怀,只是说有些东西现在暂时就是比较难赚钱的,其实部是想做的。对于我来说,我觉得从传统意义上的角度上来讲,对名和利都是有帮助的,会使我们整个越做越好,越做越好。
      其实我这个人做事计划性不是特别强,一般比较随机,哪边有事我就去搞哪边的事。像最近一段时间可能刚签斗鱼,直播比较累,那可能就是主要精力放在直播上?;蛘呤橇硪欢问奔淦教ù畎嘧?,或者说前期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可能主要精力放在平台上。最近惧乐部管理层出现一些变动,或者说有一些俱乐部新的机会,然后可能就主要机会放在俱乐部上。
    转载注明来源://www.8zsu.com/8/view-14719196.htm

    相关文章

    ?
  • 从稳中向好发展态势看我国经济良好前景 2019-07-03
  • 西安地铁9号线首台下穿灞河盾构今天始发 预计2020年底全线通车 2019-07-03
  • 中共中央印发《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 2019-06-14
  • 【互动话题】一句话形容过完年的你 2019-06-14
  • 携手创造更加光明的美好未来 2019-06-04
  • 一切都是老板炒工人的鱿鱼 2019-06-04
  • 朔州启动桑干河“清河行动” 2019-06-01
  • 推进中国特色大国外交 2019-06-01
  • 鹰潭高新区思想解放添发展动力 2019-05-25
  • 厉害了!如何用数学解构太极图? 2019-05-25
  • 川赣两地志愿者联动 寻访川军抗战埋骨地 2019-05-24
  • 了解互联网金融诈骗手法 提高防范意识 2019-05-24
  • 酒与植物 轻酌一樽是花香 2019-05-16
  • 沪离婚数连涨两年后首次回落 主要是买房假离婚减少[图] 2019-05-16
  • 浙江现奇葩“失恋展” 2019-05-09
  • 浙江体彩20选5走式图 2019年o4期的码报图 好运彩3 欢乐斗地主透视工具 广西快乐10分开奖结果 盈迅网球比分 天际彩友心水论坛图库 百度乐彩合买 诈金花有千术吗 双色球定龙头出号规律 广西快乐10分破解如何计算 6场半全场对阵表 广东快乐十分玩法 香港九龙六合图库大全 北京十一选五一定牛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