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陵源景区向今年高考生免门票3个月--旅游频道 2018-12-03
  • 南京:音乐嘉年华 嗨翻小长假 2018-12-03
  • 亓庆良:山村里也有了健康中国“大梦想” 2018-11-26
  • 国内成品油批发行情松动 加油站利润有望继续扩大 2018-11-26
  • 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意义发生的神经达尔文主义观

    作者:未知

      〔摘要〕文章基于意义发生理论的社会生物学理据和神经达尔文主义的基本内涵,探索系统功能语言学(SFL中意义发生的神经生物学基础以及人类的语言认知,以此厘清SFL与神经生物科学的关联基础,认为意义发生研究是SFL与神经生物科学的关联发展方向。意义发生的神经达尔文主义观凸现了SFL的辩证唯物主义语言演化观;SFL与神经认知科学的相互印证表明,SFL不但考虑语言的社会因素,而且也考虑生物体内部因素,这有助于澄清部分学者认为SFL忽视生物体内部因素的误读。SFL的不断发展和完善,为语言的神经生物学研究建构了连贯的语言处理模型,而后者又为SFL提供了坚实的生物体内基石,为今后的超学科研究指明了方向,有助于拓展系统功能语言学领域的复杂性科学研究。
      〔关键词〕意义发生;神经达尔文主义;系统功能语言学
      〔中图分类号〕H0〔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8-2689201804-0049-07
      引 言
      系统功能语言学以下简称SFL自创立之初就着重探讨语境中的语言以及语言与现实的关系,较少论及社会互动所赖以形成的语言大脑,因而引起部分学者的质疑和挑战,如van Dijk[1]、王寅[2]等,认为SFL没有探讨语言使用者的认知及其心理表征以及语言形成的主观因素和认知方式等。系统功能语言学界对此也做出了回应,如Fawcett[3]、 Halliday & Matthiessen[4]、胡壮麟[5]等。Halliday的确曾坦言对生物体内认知机制不感兴趣[6],但他也明示语言是一种高阶意识[7],关于语言的认知和进化的解释与神经达尔文主义[8]是高度一致的,但没有给予具体阐述。神经语言学与脑科学研究也为SFL提供了心智世界的支持,由此产生了一系列开拓型的研究成果,例如Chao & Martin关于可操控物体在人脑背侧通路(dorsal stream中的表征阐释以及关于运动动词的神经元处理的研究[9],Feldman & Narayan关于语言在神经元理论中体现意义的研究等[10]。Halliday进一步阐释了SFL与神经语言学融合研究的框架模型,认为神经系统的发育就是语言系统的发育,并阐述了SFL与神经语言学相结合的四个维度:例示化、层次化、元功能和轴关系组合和聚合关系[11]。这为SFL的复杂性科学研究提供了更多启示,Melrose从概念元功能出发阐述了认知成分与大脑神经系统的关联,也就是概念基块经验语法的神经生物学基础[12]。丁建新[13][14]、严世清[15]已对SFL的进化论思想做了解读和溯源,然而对意义发生理论的语言生物进化思想及其对语言科学的贡献还没有被人完全认识到。鉴于此,本文基于意义发生理论的社会生物学思想和神经达尔文主义的基本内涵,结合神经语言学的研究成果探讨意义发生论的构建理据以及语言认知的神经生物基础,进而明晰SFL与神经科学的关联基础,并对SFL的理论价值和意义在超学科中的应用和发展加以展望。
      一、 意义发生理论的社会生物学理据
      意义发生理论(semogenesis在某种程度上又可以称为意义演化论,意在阐述人类语言的发展嬗变。Halliday作为唯物主义者,其语言学理论无不受到达尔文进化论影响。达尔文进化论在物质与意识的二元区分上具有重要的认识论意义,同时具有方法论意义。19世纪哲学家Hackel是达尔文进化论的捍卫者和传播者,他建立了“一元论哲学”,创造了“phylogeny”和“ontogeny”两个术语,强调“个体发育”是“种系发育”的简短而迅速的重演,由遗传和适应的生理功能所决定。Halliday借用Hackel的phylogeny和ontogeny两个术语,通过类比自创logogeny一词,分别指语言系统、个体话语的历时演变以及意义在语篇中的展开过程,进而明晰个体发生层面语言与思维的关系[15]。
      Halliday的意义发生学思想早在上世纪70年代就已萌芽,散见于其关于婴幼儿语言研究的论文[16],在其论文“如何表达意义”中正式提出,其核心思想是从种系发生、个体发生和话语发生三个层面阐述人类语言从原始语言向成熟的现代语言演化及其传承过程。后来在《通过意义识解经验》[4]一书中继而运用中国阴阳学说加以阐述,他认为意义发生的历史至少在三个时间框架内展开,即:种系发生(phylogenetic time frame、个体发生(ontogenetic time frame和话语发生(logogenetic time frame,并提及还有其他框架,但没有明述,例如意义发生的空间框架[17],还有待于进一步研究和补充。Williams & Lukin合编的论文集整合了多位学者从社会功能的视角探讨了种系发生和个体发生的演变,认为语言是层次化复杂系统中的一个,包括物理系统、化学系统、生物系统和符号系统等。个体发生过程是适应并形成种系发生,人类的语言本能来自于社会互动,大脑是语言演化和生成的核心[18]。其中,Matthiessen?σ庖宸⑸?理论做了进一步阐释,他认为语言的三个演化维度都是意义潜势的逐步增加过程,是一个复杂的、渐进的意义发生过程[19]。
      另一方面,Piaget的认知建构论[20][21][22]影响也促使了Halliday不得不关注语言演化的内在生物机制,但认知论过分强调生物机体内部因素,忽视社会因素。与Piaget同期的社会心理学家Vygotsky从社会文化角度阐释语言发育机制的做法与系统功能语言学的理论立场完全一致[15],所以Halliday明确推崇Vygosky的社会建构主义思想[15],认为人类的思维是在生物进化的基础上,受社会历史文化发展的规律所制约,从意义行为中涌现,个体变异是群体多样性的来源。人的低级心理机能是生物进化的结果,高级心理机能是人类所特有的,以语言和符号作为工具,是社会文化历史发展的内化结果,是个体在文化环境的影响下由低阶意识向高阶意识转化的过程[23][24]。社会建构论从互助论视角理解人类高阶意识,重视意识与语言的关系,强调话语分析和意识的社会建构,强调竞争与互助合作,是对达尔文主义的补充和发展。   三 语言认知的神经生物基础
      神经科学的终极目标是为人类认知提供一个合理的生物学阐释,如果把大脑的动态表征视为一个非符号过程,那么这个目标就能达到[27]。神经达尔文主义为意义发生的生物体内认知奠定了神经生物基础。Edelman关注的是人类认知的范畴化问题,他认为大脑本身从一开始是没有被分类或被范畴化的,预先没有任何程序来指导其发展过程。大脑是我们已知世界里最复杂的物质客体,是一个自组织的、生态的、历史的选择识别系统。语言大脑是在应对更为复杂的环境中进化的高阶意识,是后天逐渐发育的,主要集中在布洛卡区和韦尼克区,意识的涌现是神经元群选择的结果,包括三个更高的大脑功能:知觉分类范畴化、记忆和学习;记忆的属性是概括化、联想和模糊性,学习取决于范畴化和记忆的相互影响和作用,跟价值系统密切结合,以此建构与环境互动的概念,额叶皮层(frontal cortex是概念形成的中心。
      感受特性(qualia或主观特性是高阶意识的标志,是对神经元群活动过程中形成动态核心的一种高阶分辨,是对现实经验的质的特征或内容的感受,能够区别自我与他我、告知过去、现在和未来经验的一种意识或思维。这些功能需要层次化的意义系统即SFL所指的语境、语义、词汇语法和音系等意义层次来实现。SFL认为,语言作为社会意义和高阶意识,是在一个可知、确定的发展过程中,并且依赖于其他主体的环境交互中逐步涌现的,音系、意义先于句法涌现,经验语法的形成是人类历史的一部分,是一个社会建构过程。语言认知是从范畴化开始,现实的范畴化不是先前存在的,而是通过语法建构的,是关于现实的经验范畴化,是由全局神经元映射强加于我们的高阶意识而产生的[7]。意识是一个显型的自然选择过程,思维不是物质,而是一个过程;语言认知或意识就是表达意义,是一个心理图画,表达意义就是语言建构的过程[4]。这跟Vygotsky所讲的“意识是心灵的机体”相近。
      语言的元功能原则能够使语言同时识解并建构经验即语言认知、实施社会过程人际功能和传递意义话语功能。大脑选择的核心是小句即图形,包括参与者、过程和环境三个成分,分属不同的脑区管理体系。在认知过程中,语言一方面作为现象,是个体认识自然的主要来源;另一方面,语言作为元现象,是人类意识活动的发电站和源泉,例如建构意识进化理论和语言演化理论,是一个不断范畴化的动态过程,是从概括化、抽象化到隐喻化再到去隐喻化的过程,是关于日?;坝锏挠锓èD―经验语法。这是基于大脑发育选择的基础上,经过经验性选择和再进入选择的加工程序,群体共同建构系统资源,也是个体不断进行修正选择的系统资源。这就构成语言的三大元功能形成的生理机制。
      言语事件是神经系统和语言系统共同选择的结果,语言认知由序列、图形、成分等三个不同秩序的现象复杂度体现,通过范畴化、整体―部分扩展性、生态―功能性选择这三种方式来识解建构经验,以此表达意义[4]。序列体现人脑的逻辑功能加工,图形体现人脑对外部环境的内部模型表征,由成分体现,是人类识解建构经验的认知工具,跟脑区主管不同成分的神经基片的激活密切相连。例如,具体名词和抽象名词分别由左基底颞叶皮层 (left basal temporal cortex和左额下回 (left inferior frontal处理[28]。
      脑科学研究证明,大脑皮层运动区包含多通道神经元,例如视觉、体感觉、听觉系统等感官刺激,主要处理感觉信息,例如后顶叶区域(posterior parietal areas在动作控制中发挥重要作用,前运动区域(BA 6和顶叶区(BA-40是动作词汇意义的神经基片 [9][10][12][29][30]。当前研究显示,猴脑的F5区有两类神经元,一类是经典神经元(canonical neurons,负责对呈现的物体做出反应;另一类是镜像神经元,只负责对具有目标导向的动作做出反应。脑成像实验表明,对个体现象的观察、默念或使用物体会激活脑区腹侧前运动皮层(ventral premotor cortex的状态以控制动作,而不是对物体的表征[28]。由此可见,人类是通过经典神经元群建构人与客观现实之间的多模态互动模型,主体和客观现实包括参与者包括动作者和目标、互动牵涉过程和环境。也就是说,及物性系统的不同成分选择各自基于大脑的神经加工基片,语言成分选择的过程即是人脑的神经加工过程,例如概念基块中的几个动作选择过程。
      根据Melrose[12],做事过程物质过程,包括做、发生和行为?^程位于颞叶-枕叶皮层区(temporaloccipital cortex,即BA-19区、双边前额叶皮层区(bilateral prefrontal cortex,即BA-10/11区和尾状核区;心理过程加工位于后外侧的颞叶区(posterolateral temporal,即BA-22/21/37区;存在过程包括关系过程位于左边背外侧前额叶皮层(left dorsolateral prefrontal cortex,即BA-46/9/44区、右腹侧额叶皮层区(right ventral frontal cortex,BA-11和丘脑(thalamus,主要负责基于规则的范畴化,相当于识别类型的关系过程以及右侧下顶叶皮质区(right inferior parietal cortex,即BA-40区,主要负责基于相似性的范畴化,相当于归属类型的关系过程。
      由此可见,基于概念基块的语言认知是由神经系统经过多项加工和排除的结果,主要负责这些选择的神经组织有额下回皮层区、前额叶腹外侧皮层(ventrolateral prefrontal cortex以及尾状核区(caudate nucleus。而基于互动基块的表达人际功能的语气系统和情态系统大致位于左侧额上回/内侧前额叶皮层(left superior frontal gyrus/medial prefrontal cortex,即BA-9/32区,由内侧颞叶和额下回/基底神经节(medial temporal lobe/inferior frontal gyrus/basal ganglia负责加工处理,右脑额叶和颞叶区(right hemisphere frontal and temporal regions主要负责重音和语调;基于语篇基块的表达语篇功能的主位系统和信息系统也位于左侧额上回/内侧前额叶皮层,由额下回/基底神经节负责调节主述位结构,右脑额叶和颞叶区域负责新信息的处理加工[12]。而互动本能的神经生物学基础[31]也为SFL中互动基块提供参考和启示,例如进行刺激评价的神经生物学基础位于杏仁核、眼窝前额皮层区、脑干和下丘脑[32]。但以上这些科学论断依然还需要进一步验证,例如关于某一个动词包括动词化、名词或名词化或者语法隐喻的具体神经基片的激活和处理,以及关于情景语境与语言生成的神经处理、人际系统和语篇系统的神经联结等。


    常见问题解答

  • 武陵源景区向今年高考生免门票3个月--旅游频道 2018-12-03
  • 南京:音乐嘉年华 嗨翻小长假 2018-12-03
  • 亓庆良:山村里也有了健康中国“大梦想” 2018-11-26
  • 国内成品油批发行情松动 加油站利润有望继续扩大 2018-1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