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陵源景区向今年高考生免门票3个月--旅游频道 2018-12-03
  • 南京:音乐嘉年华 嗨翻小长假 2018-12-03
  • 亓庆良:山村里也有了健康中国“大梦想” 2018-11-26
  • 国内成品油批发行情松动 加油站利润有望继续扩大 2018-11-26
  • 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曼斯菲尔德《起风了》的人物不可靠叙述

    作者:未知

      内容摘要:凯瑟琳?曼斯菲尔德的作品叙事独特而女性形象丰富,风格清新而主题隽永。本文以凯瑟琳?曼斯菲尔德的短篇小说《起风了》作为研究对象,立足叙事学理论,通过人物眼光与不可靠叙述的关系论证人物眼光而非叙述者视角的不可靠,由此探析其张力对人物性格及主体意识的塑造作用。
      关键词:凯瑟琳?曼斯菲尔德 《起风了》 人物眼光 不可靠叙述
      凯瑟琳?曼斯菲尔德 (Katherine Mansfield)是二十世纪英语短篇小说的拓荒者?!拔耷榻凇钡男鹗鍪址?、“契诃夫式”出人意料的转折和时空转换,以及对女性婚姻家庭生活的精神探索,使其小说具有清新的风格与隽永深刻的主题。
      小说《起风了》用自然界的“风”串起了女孩马蒂尔达的个人成长体验,记录了其叛逆、羞涩、惶恐、勇敢的情感变换。以往对该小说的研究主要从其象征主义手法、对比艺术手法、意识流技巧、主题揭示的角度出发,鲜有叙事学层面的分析。事实上,曼斯菲尔德对该小说的叙事时间、空间和视角进行了巧妙的设置,本文将立足叙事学理论,探究小说中人物的不可靠性与性格塑造之间的关联。
      Wane Booth于1961年在“The Rhetoric of Fiction”一书中提出了“不可靠叙述”的概念,Booth认为作者创作作品时的“第二自我”为“隐含作者”,而作品的规范则为“隐含作者”的规范。当叙述者的叙述与隐含作者的规范保持一致时,叙事者是可靠的,反之则不可靠。由此奠定了对“不可靠叙述”的修辞性的研究方法。然而,申丹认为在叙事学领域,人们往往仅考虑叙述者声音导致的“不可靠性”,而忽略了人物视角导致的“不可靠性”。事实上,第一人称叙述和第三人称叙述中的人物的眼光均可导致叙述话语的不可靠,这种“不可靠叙述”又可反过来塑造人物形象。申丹阐明了“在不可靠性方面对规约的偏离对于揭示或加强叙述立场有重要作用,也可对‘塑造特定的主体意识’起重要作用?!保ㄉ甑?009:75)同时,话语的叙述者是可靠的,其不可靠性在于故事中的人物视角,由此产生的张力和讽刺效果可生动刻画人物特定的意识和知识结构,这就强调了叙述层上不可靠的人物视角对人物主体意识的塑造作用。
      一.人物视角对“风”的不可靠叙述
      “风”如果代表成?L中的烦恼与动荡,那么在马蒂尔达的心中,家也未必能充当温馨的港湾,相反,音乐教师布伦先生的家倒能使人感受到庇护所般的安宁。倘若果真如此,为何马蒂尔达还要选择回家,甚至决定去往风力更加强劲的海岸防波堤?
      从表层文本来看,风被大肆渲染成摧毁与恐吓的力量。
      小说中“风”的登场就是极具戏剧性的,马蒂尔达感受到风摇动着房屋,拍打着窗子,吹起的铁皮砸在屋顶把床都震得乱晃,“猛地一惊,她醒来了。出了什么事啦?出了什么惊人大事啦。不――什么事儿也没有。原来只不过是风……”由此可见风的破坏力使得马蒂尔达身处家中也会心烦意乱。
      随着小说场景置换引起的叙事推进,读者能感受到人物视角“风”的多重身份。布伦先生的亲切使马蒂尔达暂时远离风对情感的冲击,但她依然心绪不宁,少女的情窦初开所营造的“柔”与屋外强风所制造的“刚”形成了鲜明对比,人物主观意识的“这儿多舒服……老这个样子……”扮演着蒙蔽读者眼睛的不可靠叙述。曼斯菲尔德曾透露,女性若要获得幸福和自由,就要摆脱阻碍其发展的如妖魔般的教条,这个沉闷死板的教条被强制性地灌输给女性,即:爱情是世界上唯一重要的东西。①由此看来,风看似无情却有情,屋外风的呼啸化身成了帮助马蒂尔达摆脱亲手塑造的自我捆绑的帮手,为马蒂尔达最终不愿接受世俗教条的控制,勇敢追逐幸福和自由作铺垫。
      小说的第三个场景是马蒂尔达从布伦先生处回到家中。在房间里,马蒂尔达开始独处,与自己对话,表层文本依然是在埋怨“风”的恐吓和捉摸不定,“风啊――风。独自一个人耽在她那间屋子里怪吓人的?!薄安皇怯惺裁慈税逊缧闯闪耸??不管有什么人……‘我把鲜花带给树叶和阵雨’……简直是胡说八道?!?直到小说结尾,马蒂尔达和博吉往风来的地方走下去,又置换时空、今昔对比?!按蠓缫驳膊蛔?,这船正破浪前进,直向……出??谑蝗?,一直驶向……有了灯,船看上去美极了,简直不可思议?!北究梢宰魑峋纸淮木拔锸矫栊慈幢宦淼俣锖筒┘愕芰┑亩曰把有?,此时,多年前狂风大作的那日海堤散步及音乐课上的哭泣以直接引语来呈现。读者此时才恍然发觉小说是回忆和现实的结合,其实风从起时就始终未停,只是此刻已然物是人非。小说结尾充分体现了风的激励作用,虽不能带给人舒适,但也并非一无是处、搅乱一切;风叫人觉醒,催人在历练中成长。因此人物马蒂尔达也追逐风一样的自由,呈现出超越自我后的超然豁达的乐观心境。
      Booth把作品的规范(norms)视为不可靠叙述的衡量标准,即作品伦理、信念、情感、艺术等各方面的标准。隐含作者曼斯菲尔德致约翰?默里的信中曾表达“在写作游戏中我有两个‘出发点’。一个是欢欣……另一个‘出发点’是我原来的那个……不是仇恨,也不是摧毁……而是一种极其深刻的绝望的感觉……确切地说――是反对腐败的呐喊,这绝对切中了要害。不是抗议,而是呐喊……我目前正在处于第二种情况的深海上全力出航?!雹谡夥庑判从?918年,而《起风了》发表于1920年。比对“隐含作者”曼斯菲尔德设定的“规范”可知,要追逐幸福和自由,就要摆脱被自我塑造的又牢牢捆住自我的“奴隶链”,发出反对腐败的呐喊?!镀鸱缌恕返那辈匚谋臼导适侨宋锒愿鲂越夥诺暮艋胶投宰杂傻南蛲?,叙述者叛逆了隐含作者的规范。风的击打和摧毁之力为不可靠叙述,风实则摧枯拉朽;人物形象也不是乖戾鲁莽,而是率真而坚定;叙述者看似讽刺,实则暗暗褒扬人物的果敢。
      二.人物视角对物的不可靠叙述
      《起风了》对环境中的事物有许多细节刻画,采用纪实的间接引语,显得冷静而客观。贝多芬的小调乐章和被窝上的袜子在结构上被安排在突出位置使不可靠叙述前景化。


    常见问题解答

  • 武陵源景区向今年高考生免门票3个月--旅游频道 2018-12-03
  • 南京:音乐嘉年华 嗨翻小长假 2018-12-03
  • 亓庆良:山村里也有了健康中国“大梦想” 2018-11-26
  • 国内成品油批发行情松动 加油站利润有望继续扩大 2018-11-26